无人机培训“货不对板” 花上万元却难成飞手
来源:http://www.kptzr.com 责任编辑:尊龙体育 更新日期:2019-02-03 14:25

  这几天,吕小波(化名)又忙又气,他报考的无人机考试挂了一科,补考的事情刚忙完,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到维权之中。“原来学校口头承诺培训无人机组装、调试、保养和维修,但我毕业后几乎什么都没学会,更别提找工作了,这2万多元培训费花得很不值”。

  吕小波所说的“证”指的是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(下称“驾驶证”)。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(中国AOPA)是唯一受中国民用航空局委托实施无人机驾驶员(俗称“飞手”)培训合格证管理的机构。

  近几年来,无人机越来越火热,在深圳这个全球最大的无人机生产基地,也出现了多家无人机培训企业。吕小波2月从中山来到深圳龙岗大运软件小镇脱产学习,然而4个月后,他发现为他提供培训的“全球鹰”有些货不对板,而且其宣传资料显示的师资情况并不属实。

  艾瑞咨询6月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无人机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预计2025年,我国无人机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50亿元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持证无人机飞手月薪大都在5000—1万元之间,“技术好的拿几万都没问题”。吕小波也以为学完后收入应该能达到1万元,而全球鹰工作人员也在他报名前口头承诺拿证后就业没有问题。

  一边是750亿元的巨大市场和高薪酬的诱惑,一边是不到5000个持证驾驶员,一片巨大的蓝海正浮现出来,各类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不断出现。

 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柯玉宝告诉记者,无人机驾驶员培训也是一个产业,企业以营利为目的,个别培训机构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的现象。他建议学员一定要与培训机构签协议,双方的责、权、利都要体现在协议中。

  爱好摄影的杜先生经常带着无人机到各地航拍,一般飞行半径在1000米左右,高度在500米以内,不过他并没有取得驾驶证,也从来没有按照规定向有关部门报备飞行计划。

  “我曾经试过在海边操控无人机,因为我操作不当,导致无人机‘炸机’(业内术语,指无人机在高空中摔落地上),直接经济损失高达3万元。”杜先生向记者坦言,如果有行人在无人机下方,情况确实很危险。

  事实上,杜先生的做法违反了相关规定。柯玉宝告诉记者,根据2013年11月18日下发的《关于民用航空器系统驾驶员暂行规定》,只有三类情况不用获取执照也可以飞行:一是在室内飞行无人机;二是在视距内微型以下的,也就是目视视距距离500米以内,相对高度120米以下;三是在空旷无人区,比如在河流上、海上、沙漠等地进行实验。“这三类不用持照飞行,但是飞行也要申报飞行计划”。

  在广州从事媒体行业的郭先生也表示,在实际操作中很容易超出“视距500米以内、相对高度120米以下”的范围,无人机飞行高度超过500米、飞行距离达到2公里是常有的事,他同样是无证驾驶。“动辄几万元的培训费太贵了,所以我迟迟没有去考证”,杜先生表示,学考驾驶证对无人机飞行有一定帮助,但最大的帮助是有利于监管,“真正发生事故了,能找到官方渠道去解决,目前中国‘黑飞’太严重,监管难度很大”。

  事实上,因无证驾驶无人机而导致事故发生的新闻近日屡见报端。5月28日,因受无人机影响,成都机场东跑道停航关闭1小时20分钟。

  截至2016年5月31日,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总数为4986个。而仅大疆一家企业在天猫开设的自营店无人机累计销量就已超过3万件。

  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认为,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是集中了自动控制技术、导航定位技术等多种技术的综合平台,要操作一架重量在几公斤到几十公斤重的飞行器,必须要有合格的熟练的无人机驾驶员,否则对他人或者自己都会造成不可低估的危害。

  实际学习内容“货不对板”?

  令吕小波没想到的是,原本他想凭借培训获得的驾驶证找一份植保相关工作,并取得理想的每月1万元薪酬,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。“我去应聘无人机驾驶员,对方(企业)问我的第一句话是‘你有没有独立拆装、调试、维修以及飞行无人机的经验’,他们根本不看你有没有驾驶证”。吕小波说。

  吕小波报名的无人机驾驶员培训学校为全球鹰(深圳)无人机有限公司(下称“全球鹰”),该公司在网站上自称“全球鹰是一家经中国民用航空局授权、AOPA协会认证的专业无人机培训机构,其主要师资力量来自于北航,同时还是深圳唯一一家资质最全的无人机培训单位”。

  同为全球鹰学员,王力(化名)2015年12月便参加直升机机长班培训,“无人机维修、调参一开始学校都没教,有教员说无人机维修需要再成立一个班,另外收费。后来我一看他们(学校)靠不住,就自己买了设备练习,不懂的再问教练,才勉强学会了(无人机)相关知识”。

  记者以求学者的身份致电全球鹰,一位侯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无人机拆装、调试、维护学校都会教授,“我们会把飞机全部拆了一步一步教你装”。他表示,学员毕业后直接去企业工作没问题,月薪最高能达到2万元。

  然而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全球鹰前职员告诉记者,公司对外宣传资料显示“北航陈教授”为学校师资力量的一部分,但陈教授并未参与教学,公司涉嫌虚假宣传。“部分学员找到我要求投诉,我才知道公司教学的具体情况,此前我都只是按宣传资料来进行招生,完成销售任务”,这位前职员表示。

  记者6月23日在全球鹰官网看到,“北航陈教授”字样及照片确实位于网站的“师资力量”部分。记者随即致电“北航陈教授”,他告诉记者自己全名为陈铭,职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。他表示自己没有和全球鹰签过任何培训合同,也没有担任过学校老师,“我只是在全球鹰正式开班之前,和几个人一起去公司聊了聊”。

  对于学员联名投诉全球鹰一事,全球鹰总裁余景兵6月23日告诉记者,学员所反映的部分课程未开课等问题是公司的服务有所不周,需要加以改善并虚心接受建议。

  余景兵告诉记者,学员拿到驾驶证,并不代表可以马上进入工作岗位,“无人机驾驶证和机动车驾驶证类似,新手刚拿到驾照,都很有可能成为‘马路杀手’,学员应先去企业实习一段时间”。余景兵表示,无人机培训是一个全新的行业,社会应给予无人机培训产业一个宽容的心态,给它提升和改善的机会。

  “学员如果没学会,可以问教员,学校的课程安排都是按照训练大纲进行的”,余景兵表示,无人机行业目前缺乏专业人才,驾驶员还应懂得植保、航拍等专业知识,“学员拿证了只代表可以开无人机,不代表可以熟练掌握,赶紧学习不会的知识更重要”。

  余景兵表示,公司在培训宣传方面可能存在部分业务员为追求业绩,做出不合规定且无法兑现的承诺,“这些不是公司行为,业务员但凡超越公司要求作出承诺,公司都会对他们进行严肃处理”。

  “一些人学完后连充电都不会”

  除了培训机构货不对板等乱象,部分学员在缴纳了高昂的学费后,却觉得所学知识难以有效利用,“无人机培训就像应试教育”,一些学员甚至连无人机充电都不会。

  根据全球鹰官网信息,学员可选择多旋翼、直升机及固定翼三种培训课程,在无基础的情况下费用分别为13800元、23800元及28000元,其中,多旋翼机长班的培训周期为30天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深圳市场上多旋翼培训主流价格为1.3万—1.6万元,培训周期在20—30天不等。

  “本以为多旋翼培训完成后能熟练操作无人机,但培训完成后感觉学校在做应试教育而已,所学内容并不实用,这1万多元的学费感觉太贵了”,同为全球鹰学员的黄明(化名)告诉记者,很多学员培训完之后甚至连无人机充电都不会。

  根据中国AOPA颁布的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实践考试标准》,无人机旋翼机长的实践考试项目包括悬停、慢速水平360°、水平8字(无人机按照直径50米的左右两圆路径飞行)等,根据学员描述,全球鹰的培训课程也是按照考试要求来规划的。黄明对这样的培训内容表示质疑:“不管是进行航拍还是植保工作,考试涉及的飞行动作实用性都不高”。

  黄明参与过全球鹰开设的无人机拆装机课程,但只是将多旋翼无人机的几个螺旋桨拆装一次,对飞机内部插头进行插拔,离真正意义上的无人机拆装相距甚远。

  王力也上过类似课程,他发现拆装无人机课程只涉及硬件层面,软件层面学员一概不知,“完全靠他(教员)讲,达不到毕业水平,要靠自己追在他们后面问,再加上自学才能在无人机驾驶上有所进步”。

  李蓝森(化名)曾参加过深圳中科大智组织的直升机机长培训,他认为培训效果和他预想的一样,“学习关键还是要靠主动,并不是交了高额学费培训机构就能教你很多知识”。他表示,准备报名前多看无人机论坛,多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,加入一些无人机爱好者微信群、QQ群,都能够帮助求学者了解更多培训信息,作出合理选择。

  来自深圳的刘先生在报名培训前,先后对比了好几家培训机构,最终确定报名深圳一家创办仅一年半的某培训机构,这也是中国AOPA官方承认的7家深圳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之一。

  “虽然该公司多旋翼无人机机长班的培训费用为15800元,相对较贵,但它的培训模式新颖,比如理论考试可以用手机APP练习,每位学员都至少有半个月、每天超过两小时的时间来练习无人机实操”。刘先生对培训机构进行了详细了解,还特地观察了培训机构的工作氛围,这家机构是个很有活力且气氛很好的创业公司,这也是他选择该培训机构的理由。

  “不管去哪个培训机构,学员都可能学不到东西,考试也可能得不到保障。大家还是要擦亮眼睛,多了解后再作出选择。”一位熟悉无人机培训市场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部分培训机构包装靓丽,注重营销,但却忽略了教学,有的培训机构市场和教学是分开的部门,互不联系,培训效果并不乐观。

  杨金才告诉记者:“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是一种新鲜事物,由于都没有培训的经验,有些培训机构存在不规范在所难免,政府相关部门加强监督定会促使产业走向正轨。”

  “各种合格证件是持证人专业技术水平的具体表现。飞行经验固然重要,但依法依规取得的无人机驾驶证是某些岗位必备的专业技能”。杨金才表示,无人机培训是一个大市场,政府相关部门应制订分类培训无人机驾驶员的办法,依法依规管理无人机培训市场。

  (文中吕小波、王力、黄明、李蓝森等受访对象均为化名。)

  专访中国AOPA执行秘书长柯玉宝:培训费应由市场调节

  柯玉宝表示,无人机驾驶员培训也是一个产业,企业的行为需要进行自我约束。民航局2015年12月29日下发的《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(试行)》(下称“运行规定”)表明,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应当根据其所驾驶的民用无人机的等级分类,符合咨询通告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》(下称“驾驶员规定”)中关于执照、合格证、等级、训练、考试、检查和航空经历等方面的要求。简而言之,对于企业而言,招聘无人机飞手前检查其是否具有相关资质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  对于部分学员反映的培训费用高昂、学习内容难以运用到实操、拿到驾驶证不能迅速就业等问题,柯玉宝表示,驾驶员培训是最基础的项目,“新手出来需要历练,拿新手当老司机,是企业老板的问题。”

  “培训费用是由市场调节的,市场决定资源配置”,柯玉宝直言,今后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多了,价格自然也会降下来。

  柯玉宝承认个别培训机构存在夸大宣传的现象,“我们(中国AOPA)也正在规范管理,中国AOPA接受相关人员的投诉,实名举报的都会进行调查,如查明企业存在违规行为,中国AOPA将依审定规则(对企业进行)处罚”。柯玉宝建议学员一定要与培训机构签协议,双方的责、权、利都要体现在协议中。

  柯玉宝表示,无人机的管理其实跟汽车管理是一个道理,对于航空器的管理集中在驾驶员、航空器适航证、交通法规三方面:一是驾驶员驾驶无人机得有驾驶员执照,主要依据2013年11月18日民航局向全国下发的驾驶员规定;二是驾驶员需有航空器适航证,目前相关法规还未出台,预计将在年内出台;三是无人机交通法规,民航局下发的运行规定便对低空、慢速、微轻小型无人机的运行进行了规范管理。

  此外,记者了解到,针对无人机申报程序复杂、监管操作不便的问题,中国AOPA推动建立了首家获得民航局批准的无人机云系统U-Cloud(掌上优云)并于4月18日正式上线。据悉,无人机生产企业或所有者个人接入该系统能更方便地申请飞行计划。“目前优云有申报飞行计划的功能,但是大部分地区还没有开通,只在北京进行了试点。目前(中国AOPA)在做管制部门的工作,争取成熟一地开一地,逐步规范申报系统,让广大无人机产业者受益。”柯玉宝说。

  相关新闻:大疆成立慧飞培训中心 6500块教你开无人机

  东莞成立首个无人机培训基地 资深飞手日薪过万

  了解更多通航资源,尽在通航资源网)